© 孤独患者

Powered by LOFTER


左耳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,所以每次听她讲话都会用左耳,近一个月来,一直经常因为各种小事闹情绪,真的是有些累心,昨晚是我听到她哭得最伤心的一次,因为我的冷漠和无视。她撕心裂肺的哭声从我的左耳抵达了心脏,我一直在问自己我此刻是怎么了,怎么可以对她那么决绝,那么的冷漠……我是怎么了?昨晚睡觉之后我才想明白,其实不是的,她伤心的哭泣声一整晚都停留在了我的心里面,现在还是一样的清晰……

很难受的心里难过,很心疼……我始终是无法故作镇定的对她表示冷漠,一直都很对不起她……

却选择了用最残忍的方式去让她去成长,路还很漫长,我会陪你一起走,不要害怕!


发表于2015-06-29.